本站域名可转让,价格:5888元 [在线购买] 购买帮助
趣步APP是否构成非法传销 ——新型网络商业模式与传销犯罪的界限
本网站域名可以转让,价格:5888元在线购买购买帮助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趣步APP是否构成非法传销 ——新型网络商业模式与传销犯罪的界限
2020-09-25 11:39:38 来源: 互联网

  2019年,号称“走路就能赚钱”的趣步APP掀起了全民参与的热潮。趣步APP是湖南趣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趣步公司”)开发运营的软件,据该公司官方网站宣传,自2018年9月趣步APP上线以来,已有3000万用户加入,与1万多家线下商铺建立了合作关系。但好景不长,2019年10月,趣步APP因涉嫌非法传销等违法行为,被长沙市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正式立案调查。

  实际上,在趣步APP事件发生之前,我国的司法机关和媒体等就已经公布、报道了多起利用互联网进行传销的案例,如公众耳熟能详的钱宝网、e租宝、万家购物、云联惠等。当下我国处在互联网时代的风口,市场亟须各种网络商业模式的兴起以促进经济发展。由于网络传销模式的多样性和复杂性,难以一眼看出这些模式的本质特征,其中不乏传销犯罪分子打着新型商业模式的旗号,企图以合法的外貌来掩盖其犯罪的本质,但也存在着符合正常的营销心理和利润分配规律的多层次网络销售模式,对于该种具有合理性的新型商业模式是否该“一刀切”,究竟什么样的行为是违法,什么样的行为是犯罪,两者之间究竟又有什么区别,亟待辨明。

  首先,非法传销有两层含义,既包括行政法意义上的非法传销,也包括刑法意义上的传销犯罪。行政法意义上的传销包括三种形式:一是拉人头;二是收取入门费;三是团队计酬。以上任意一种都是违法行为,只要具有一种形式即可构成传销。而刑法意义上的传销只包括两种形式:一是拉人头;二是收取入门费,且必须两种情况都具备。与行政法意义上的非法传销相比,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不包括团队计酬式传销,可见刑事立法及其司法解释对传销犯罪入罪门槛关注点主要是加入传销组织的人数,立法的意旨在于防止传销组织的扩张,防范传销的受害者人数增加。由于“拉人头”和“收取入门费”实际上并没有经营活动,其本质是诈骗,所以现在刑法意义上的传销就是一种诈骗式传销。因此,我国刑事立法规定的非法传销犯罪的构成要件比行政法规对非法传销的规定更为严格,构成行政法所认定的非法传销,未必构成犯罪。

  其次,提到非法传销,不得不讨论的就是团队计酬模式的定性问题。由于其并不属于诈骗型传销,刑法修正案(七)增设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并没有将其作为构成此罪的行为方式之一,那么其是否可以构成其他犯罪呢?抑或者只能以行政法予以规范,并不构成刑法上的犯罪?若网络传销组织提供了商品或者服务,不具备骗取财物的要素时,又应当如何处理呢?关于这个问题,我国学术界对此有不同的看法。

  第一种观点认为“团队计酬”式传销构成犯罪,但构成何罪又存在争议。张明楷教授认为,只要是传销(包括行政法意义上的传销)都可成立犯罪,只不过不同类型的传销涉及的犯罪类型不同,其中诈骗型传销(拉人头式传销和收取入门费式传销)可构成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而经营型传销(即团队计酬式传销)则可构成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非法经营罪;赵秉志教授认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同时包括了《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中的三种形式,即“拉人头”“收取会费”和“团队计酬”,应当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王恩海教授则认为,“团队计酬”式传销不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也不构成非法经营罪,但并不意味着不构成其他犯罪,若其符合其他犯罪的构成要件,仍应进行犯罪化处理。

  第二种观点则认为,“团队计酬”式传销只是行政违法,不构成犯罪。陈兴良教授和袁彬教授认为,不是所有的传销都能构成犯罪,只有诈骗型传销(“拉人头”式传销和“收取入门费”式传销)才能构成犯罪,即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经营型传销(即“团队计酬”式传销)只是行政违法,不构成犯罪。由此看来,学界关于“团队计酬”式传销的法律定性问题并没有形成一定的共识。

  由于拉人头和收取入门费的方式本质都是一种诈骗,具备骗取财物的要素,因此争议关键在于对于团队计酬该如何定性,若认为团队计酬的方式构成犯罪,则原始型传销活动应构成非法经营罪;若认为团队计酬的方式不构成犯罪,则不应该用非法经营罪来评价。笔者认为,从立法目的的角度分析,有两种可能性,其一,不将团队计酬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是立法者并不认为团队计酬式传销构成犯罪,为了缩小传销打击的范围,将其取消;其二是立法者只是针对原来无法用非法经营罪评价的拉人头和收取入门费的行为设立的新罪,而团队计酬式行为仍可用非法经营罪评价,所以没有将其写入新罪。关于以上两种可能性,笔者更倾向第一种,认为团队计酬商业模式不构成犯罪。第一,从现实角度出发,在目前的市场中,有很多合法企业仍然使用着原始型传销的模式进行经营,对于这些大量的只是单纯的以商品销售为目的的企业应该采取规范的手段,而不是以犯罪化处理;第二,从国家法律出台的轨迹来判断,由于各种新型商业模式的出现及其自带的合理因素,国家在尝试将其规范引导,而非“一棍子打死”。

  最后,趣步APP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司法层面的定性,笔者希望通过分析呈现出自己对其的理解,供大家参考。趣步APP究竟该如何定性,需要分为两种情况讨论:第一,当实际商品销售只是“障眼法”时,利润不足以支付仍然不断地吸引新用户,则其许诺给用户的收益则是“拆东墙补西墙”,用户投入的资金可视延长了收取入门费的节点,符合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规定的“拉人头”和“收取入门费”,应该构成犯罪;第二,在实际商品销量很大的情况下,用户后续投入的资金无法认定为“收取入门费”,且其盈利模式和目标是现实可行的,资金链可以持续存在。但其实施的团队活跃度玩法构成了“团队计酬”,虽然不构成犯罪,但却构成了行政法意义上的传销。对于以互联网为载体,但事实上仍然在进行着诈骗型传销犯罪的行为应该予以严厉打击,但对于那些无处不在的团队计酬式商业模式不宜按照犯罪处理,其存在有一定的合理性,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经济的繁荣发展。因此,为了适应商业模式创新的需要,需要对其加以规范化,分类化处理。在严厉打击传销犯罪的同时,不要“误伤”单纯以经营为目的的团队计酬型企业。刑法作为法律底线,保持其后置性和谦抑性,是其最终归宿。

  • “趣步”更名为“赞丽生活”:改弦更张还是故技重施?
  • ​吉美磁化水声称有保健作用、可延年益寿?专家指出:磁化水实属骗局
  • 绿森商城“不发货不退款”遭消费者质疑“非法集资”公司董事长称投诉者“90%是黄牛
  • 应采儿、黄圣依代言微商品牌“品佳人”运营公司已注销
  • 湖南伊宅购购物股份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出售原始股有何价值?
  • 贝因美旗下母婴电商“妈妈购”被指“拉人头诈骗”创始人谢宏曾站台宣传、官网已撤下
  • 传销组织华云数字成“中国品牌节”总冠名?
  • 社交电商“粉象生活”疯狂投诉网络舆情:是欲盖弥彰还是掩人耳目?
  • 回首吉美生物的前世今生,从华良集团走出的陈立波能否一直一路顺遂?
  • 希斯曼“如瘦”或涉虚假宣传,模式被指涉传
  • 从“潮瘦排油糖”到“抱瘦排油糖”,和优良品现行的奖金制度该如何解读?
  • 从批购模式到消费全返,从南方星链购到南方星掌柜二次起盘的星链购商城制度涉嫌传销
  • 和优良品:“纤立瘦”号称具有减肥等三大功效,实际资质却仅是普通食品
  • 劣迹斑斑的浙江朗诗德,净水器销售模式有何猫腻?
  • 从微商代理到“体验式新零售商业模式”,携“黑鸡械备”归来的道圣堂现状几何
  • 通过炒作股权诱使会员加入,曾扬言2021年上市的春芝堂原始股造富神话还能延续多久?
  • “活络康膜”已更名为“道圣康膜”,经营主体道圣堂曾因虚假宣传遭到查处
  • 成都藏御堂生物涉嫌传销资产遭冻结,“负风险微商”终“翻车”
  • 女子自恃有“背景”拖欠工程款近2000万元
  • 特别观察:白银金奇“油渍净”能否“玉蝶”重生?
  • 南阳大宗自贸平台合法性违法犯罪事实说明
  • 公诉机关指控上海合发公司涉嫌传销:3人因参与“合发房银”被判缓刑
  • 借培训拉人头的“梁晓玲心理学平台”:退费遭遇各种霸王条款,公司合伙人自称“后台
  • 多燕瘦品牌方蜂了时尚科技因“严重危害生命健康安全”被吊销食品经营许可
  • 武汉跃莱公司被投诉涉嫌传销与产品虚假宣传
  • 虚假宣传屡遭处罚:多燕瘦社交电商模式直推可拿15代?
  • 西藏锦绣商品交易中心芳缘茗品应价零批制度涉嫌传销
  • 不为人知的“合发全球”内幕(四):“合发”更名为“合美惠”,杨剑凌、孙庆明欲继
  • 关于“云联盟华云数字”贸易平台疑似犯罪的紧急预警
  • 成都藏御堂因涉嫌传销资产被冻结,无“活力”或将破产
  • 惊爆!白银金奇再起盘,艳兰之家疑为涉传窝点
  • 力仕邦旗下产品能改善睾丸炎、前列腺炎?:涉嫌违法广告虚假宣传
  • 零批寄售模式暗藏圈钱陷阱:“盖世风商城”涉嫌传销被警方查处
  • 微淼商学院深陷“虚假宣传、违规荐股”风波 公司否认
  • 号称解决男科问题不在话下的“力仕邦”是何来历,相关产品具有哪些功
  • 名创优品:中国企业or日本企业?招股书违规or企业虚假宣传?
  • 希斯曼“如瘦”品牌宣传保健功效或涉虚假宣传 实控人“化名”炫富、代理模式被指涉
  • 魔力show官宣王子文代言 涉虚假宣传、六级代理或涉传销
  • 烟台指南营养健康咨询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 因行贿和伪造账目遭罚5570万美元,康宝莱为何还能大行其道?
  • 海底捞被曝光40元免排队 回应:虚假产品严重违规
  • “诚盾保障”平台涉嫌传销!贵州楷泽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被警方立案侦查!
  • 娄底市银诚教育老师欺骗消费者,拒绝退款
  • 长沙温斯顿英语退费时间长达一年
  • 长沙温斯顿英语退费时间长达一年
  • 湖南梦语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诱导消费、虚假宣传
  • 长沙县子阳健身俱乐部拒不退费,损害消费者权益
  • 温斯顿英语培训学校未上课不予退费
  • 举报湖南梦语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欺骗消费者
  • 喜兔在家遭指涉嫌传销:“带病”微商转型社交电商究竟是福是祸?
  • 黑龙江奥蓓斯因涉嫌传销遭冻结11个账户:与“玖恩”品牌有关?
  • 刚上市,第一大客户就遭传销立案,豪悦护理是否“知情不报”?
  • 去渍净”是骗局?小摊儿公司分销制度涉嫌传销
  • 要警惕:以中国信息科技集团为名的传销诈骗软件
  • 老白干酒旗下“文王贡酒”因环保排污问题被安徽生态环境厅点名通报
  • 雪上加霜!亚太药业继涉嫌信披违规被立案调查,上半年净利暴挫234%后,如今大股东66
  • 从“烤鸭第一股”到“守现金流底线 ”全聚德做错了什么
  • 广州浪奇5.72亿元存货失控真相探底 实地调查发现仓库地址不符且已停用
  • 迅雷前CEO涉嫌职务侵占细节:向兴融合转移资产 挪用资金非法炒币
  • 实控人疑藏同业竞争公司 合纵药易购未信披
  •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Copyright @ 2018-2020 芜湖网 All Rights Reserved